bokee.net

其他职业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落霞•时间

——瓦片与宝石的对话二

    对于我的落霞,他说:
         空闲了,再读你的“落霞”。仔细想一想,冰心这么翻译或许有她一定的道理。至于这个道理究竟如何如何,我个人觉得没有必要非区分清楚不可。
   
黄昏作为一个时间段的概念介于白昼和黑夜之间,而它更接近一个集合概念,即可以在这个时间段里集合所有的“吉光片羽”。落霞也仅仅是其中的“片羽”,它的曼妙身姿由落日造就的“极光”所统摄。当我们谈到黄昏时,文化的基因诱导我们对晚年作类似象征的对比思考;而落霞这个始终变换形态和颜色的云翳也让我们不由自主地联想到捉摸不定的人生,总有那么多的意外和起伏,流离于日常的表象之外成为记忆的俘虏。黄昏和落霞似乎同处在一个“片面”,如果我们讲到的真理果真有的话,那么它们是否在向我们展示所谓的极端?正如和古人相比,我们凭借高科技似乎可以更片面更极端地“触摸”真理的光辉?
   
看看大师们怎么解脱这个问题造成的智力困境。卡尔维诺:如果时间也有尽头,那么时间也可以一个瞬间一个瞬间地加以描述,而每一瞬间被描述时都会无限膨胀,变得漫无边际。
   
当相机定格时,这个冥冥之中注定的瞬间就已经进入被描述阶段,可以无限膨胀,可以漫无边际地去描述它。和上面的引用遥相呼应的是另一位大师博尔赫斯所说的话:我希望时间会变成一个广场。现在时间是否真的成为一个广场?云翳,霞光,落日聚到一起,在北方海滨的上空,在风和光线的作用下,不时地悄无声息地变换着影像图案,像一次每日例行的集会?这样的集会居然是无声无息的,任由明暗不一的光线在时间的广场上随心所欲地调动色彩,却始终没有出现像拥挤的人群那般的喧嚣。这样的广场和静谧是否也出现在我们日常的梦境中?呼唤和呐喊的声音被彻底消解,无望和无助的孤立感觉紧紧包围着?或许虚幻本身就是一种无边无际的寂寥,时间在它的广场上碾压一切,包括爱恨和多余的忧愁?连光线都最终屈服弯曲?
    好在时间还有它的另一面,循环往复的一面,我们似乎更情愿相信它的这面,不那么狰狞,在这个“片面”里获得安宁和寄托,好像岁月把幸福和不幸的日子洗净之后的苍凉,春风一拂,所有的事情又重新再来一遍。

分享到:

上一篇:追云

下一篇:露珠·玫瑰

评论 (5条) 发表评论

  • 闲砚
    闲砚 : 星仔夏安!多日不见了哈,忙并快乐着?但愿如此。 是的,高手在民间,但也许某个时分高手曾在身边。

    2012-07-24 19:44

  • 闲砚
    闲砚 : 马上君夏安!

    2012-07-24 19:41

  • 星星 (游客) (游客) : 马上大哥,承蒙惦记,夏安。最近可好,不在杭州了。所以不知道如何与你联系,联系了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好。若在杭州,就不必担心这些,几杯宝莱纳下肚,啥都有了……

    2012-07-24 19:37

  • 星星 (游客) : 那位素未谋面的老哥确实厉害……高手果真在民间……

    2012-07-24 19:34

  • 马上 (游客) : 祝博主夏安!也祝星星夏安!如果星星看到的话.马上.

    2012-07-24 13:09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