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其他职业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荷花·蜜蜂

——瓦片与宝石的对话4

          我拍了荷花。因为我拍了荷花,所以我说:
   
荷花几乎是个被拍滥了的题材,但几乎所有手里拎个相机的人,都抗拒不了它的诱惑。不信,去荷塘周边走一圈看看。
   
千万别把拍蜜蜂当回事,否则会被它们气死或者累死。搂草打兔子就可以了,看运气。

 

他说:
   
我无法节制对那只小蜜蜂的擅自猜测。虽然有你事先的告诫,但还是纠结于它的来历和去向,呵呵。看上去,它是如此地全身心投入(如人们常言的那种忘我的工作状态)仿佛正从莲台上秘密地提取什么。难道是真经被收藏在由花瓣构造的城堡中?勇敢的小蜜蜂如同骑士跨越了人们难以想象的魔幻水域……当它把佛国天香带回到以往的巢穴,是被恭迎接纳并供奉,然后大家一起满心欢喜地酿造波罗蜜;还是像个可怜虫——一个异端,被同类无情地排斥,钢针和羽翅同时拖地,垂首徘徊在巢穴口进退不得?
   
到达彼岸的智慧,需要别样的修行。如同荷花出淤泥不染,并以自身特有的清香馥郁的呼吸抵御周遭水深火热般恶劣的生存环境,小到洁身自好,大到净化一片空气或降伏暑气。当然,以上这些都是按我们的意愿和喜好赋予一株水生植物文化上的象征和隐喻。那里有儒道释基督等教派背景各界人士频繁穿插,出入,编织,涂鸦,绘画……以致我们常常纳闷我们到底是生活在一个真实的世界里,还是生活在一个隐喻里?
   
在一个隐喻的世界里,如果时间懂得像镜头一样稍稍回顾,就会穿越至史前(那时还没有人类说话的份)那幽暗布满瘴气的水域。爬行的祖先恰好经过此处,面对一株妖艳如女神般君临此界的植物。不知该有怎样的感触和相匹配的动作:震惊,恐慌,或者接着忍受住饥饿和食欲,上肢乱舞,向掌管沼泽的女神膜拜?甚至献身的冲动?太遥远了,那些故事没有完整地传承下来。或许只有大汶口文化遗址里碳化的莲子知道当时的情形。现在哪怕剖析了DNA螺旋的线条,估计也无法追溯并展现出当时广阔的场景。
   
想象遇到了阻力,只好乖乖地定神在画面前。鲜艳欲滴的画面,盛满颜料的碗倾斜了。只因为一只小小的昆虫的重量?戏仿一下清照的词,就是:误入莲台深处,美在 溢出 溢出。
   
静止的画面似乎要流动了。其实早在盛开之前,心绪已经在动了。万波碧倾中一茎斜剌剌地刺向蓝天,尖尖的头上一点红。如同期待中的焦虑,随夏日浓荫的滋生,而慢慢地溽湿开来。
   
这焦虑并非完全属实,还有更隐秘的焦虑埋藏在底下,如维纳斯的断臂错综交叉地横陈在泥里,似乎一直在呢喃絮语:断了的要连上,断了的死也要连上。
   
或许我更喜欢在清晨站在稍远处观看刚刚盛开的荷花。微风徐来,如同迎面而来一位肌肤吹弹即破的少女,摇曳生姿。那一抹绯红不知何故爬上脸颊?莫非昨夜的梦,羞于启齿。或者正当她从镜子般的水面抬起头来,那荡漾开来的水波适时地掩盖了她自恋的隐秘和慌张失手打碎镜子的窘迫。
   
同样的窘迫是我现在似乎更难以下笔为继,只好双掌掩面,如夜间的自然闭合。

分享到:

上一篇:患者的权利

下一篇:生活在场18

评论 (4条) 发表评论

  • 闲砚
    闲砚 : 马上君好!这几天有关“刘翔的摔”的传说和担忧很多,不过都没你这个担心具有想象力。^_^

    2012-08-10 12:26

  • 马上 (游客) : 博主夏安!看到你的微博了。关于刘飞翔,似乎仅仅难过是不够的,我甚至有点担心;担心某种预言:你看08年拐了下脚,全球经济下滑;2012年脚腱断裂,硬生生地摔倒在第一栏,这下世界经济是否会硬着陆呢?但愿不会吧?!

    2012-08-09 01:09

  • 闲砚
    闲砚 : 这是夏日里一道视觉盛宴,怎能错过,何况又是西湖!想必这个时候,马上君早已带着满身的荷香回到工作中了。这是今年最后一个夏日,赶紧再道一句:顺祝夏安!

    2012-08-07 16:39

  • 马上 (游客) : 深受感染,准备明儿也赶个早去西湖边看荷花。

    2012-08-06 23:12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