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其他职业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残荷

——瓦片与宝石的对话6
          
这大概是我拍出的第一张荷。
   
那天下着雨,它安静地卧在一片宽大荷叶的掌心里,我觉得它是睡着了,再细雨中。我毫不犹豫地对着它捧起了相机。
   
图片处理完后,我看着它,写下了这样的感受:
   
像羽?像贝?像帆?那只是一瓣残荷。
   
经历了出泥污、濯清涟,经历了风和雨,经历了一年一度生命的倾力绽放;花朵的水灵尚存,花朵的余香未绝,但,那已是一瓣残荷。
   
在一个宽大的手掌里,它收起了矜持美艳,收藏了一夏的记忆,睡得安宁、温馨。 
   
不远处金色的莲台里,它孕育出了生命的籽实。而梦,却埋藏在更深厚的泥土里,那是梦开始的地方,它在那里等待又一个夏日的来临。
   
绽放是短暂的,孕育和梦则是长长的。
   
一瓣残荷,一缕香魂,梦醒何处?
   
而他的感受里总是带着对生命本质与形式的思考,延续了意象的美。

    他说:
   
没有人在意就是没有人会特意去关注,比如落叶或凋零的花瓣;当图像构成特定的画面时,画面本身具备的生命触角正期待并唤醒另外的生命触角,比如从观众视觉里伸出的触角,它们在另一个纬度交融如同两支黑暗里交汇的荧光棒。其交换的信息不外乎关于生命的蛋白质所处的立场:即和虚无较量的形式,无论多么乖张,但最柔弱的部分,被时间碾压过的部分,却是相通相同的。
   
在抵达生命的尽头之前,需要一段离群索居的时间,来思考生命的本质。它像一只孤独的天鹅曲颈低首,贴着幽暗的水面,呜咽着自怜自吟;像奥菲丽娅枕于水上,在水波里质问自己拷打自己“除非是水来淹死了她,她不会淹死自己。”(这里的水更像是时间。)像羽,像贝,像帆,像让坚硬的心慢慢柔软起来的一切生命体形象。
   
一环紧扣一环,一部分又将让位另一部分,像是精巧又不容解释的密码所设定的程序。复制,合成,变异遗传,高速无声运转着的生命化工厂如此昼夜不息。当参与的部分注定被抛弃之时,如同力气耗尽时的倦怠,如同那一声回荡的叹息,如同骨肉分离时的花瓣和枝叶,质地柔软光滑如同时光之练,彼此纠缠不清真假虚实难辨。

分享到:

上一篇:玉兰

下一篇:有这样一种旅游

评论 (4条) 发表评论

  • GL (游客) : “ 一瓣残荷,一缕香魂,梦醒何处?”。GL

    2012-09-23 12:12

  • 卧石倦客
    卧石倦客 : 落瓣自怜惜!

    2012-09-01 13:32

  • 闲砚
    闲砚 : 是,应该是“维”。有些辞别是多么优雅!

    2012-08-31 16:32

  • 马上 (游客) : 这个纬度应该是那个“维”吧?看完之后的感想是:每个生命体都是虚无派出的使者,各自肩负不同的使命,最后都要回去复命。

    2012-08-25 14:21

发表评论
验证码